109年錄取醫學系6名(開啟新視窗)109學測全國榜首(開啟新視窗)林伊彥國中會考作文滿級分全國榜首(開啟新視窗)109國中會考5A比率屏縣第一(開啟新視窗)109口風琴四重奏榮獲優等(開啟新視窗)2020傑出青少年組發明家獎(開啟新視窗)廖乙衡錄取台大法律系(開啟新視窗)109繁星台清交成頂大全壘打(開啟新視窗)110年學測(開啟新視窗)國一新生開始報名(開啟新視窗)
校長的話
首頁 > 行政單位 > 校長室 > 校長的話
 
校長文章:曾經走過的內農風華
105-07-12 | 本校

一、前言

    位於屏東縣大武山麓、隘寮溪畔的內埔農工,其前身為山地農校,栽培過無數的原住民菁英。改制為內埔高級農工職業學校後,曾經面臨一段滄桑的歲月,導致校務低迷、招生不足的問題學校之風評。2000年,在國立高中職校長遴選中,我以全國最高分的筆試成績成來到內埔農工,以「只有讓學生喜歡學校,學生才會認同老師所教的一切」為理念和目標,開始了六年的內農校務經營與變革之路。

    2004年我寫了<我們曾經走過>一文,發表在校刊《內農園地》上,娓婉的敘述全校師生共同在淚水與歡樂中走過的四年歲月。這篇文章數度被轉載,也吸引當時全國家長聯盟的蕭英慧理事長邀請我到「教育廣播電台」接受專訪,暢談如何營造一個讓學生喜歡的學校的成功變革經驗。2010年,部分內容刊載於世界公民人權高峰會論壇。

    本文是2004年<我們曾經走過>的摘要,除了增加標題,也增加一些內容,讓2000年-2006年的內農風華有更完整的重點呈現。

 

二、本文

(一)風雨中的內農與資本門幾乎都是零的DIY

    2000年8月22日,我在教育部佈達就任,翌日就逢颱風來襲。如我所願的,在沒人知道我是誰的颱風天裡,我悄悄的走入風雨中的校園,開始了這段內農之路。正如颱風天,面對的是一個派系林立、檢舉之風不斷、風風雨雨的問題學校。

    雪上加霜的,才一上任就面臨國內、外經濟蕭條的衝擊,使得學校前三年的資本門幾乎都是零,想要讓校園環境更好更美,耕耘之路勢必非常辛苦。於是我們發揮了高度的DIY精神,把原來要廢棄拆除的舊大樓加以整修、粉刷、裝飾,開始整建校園。

    首先,野保科教室樓梯間牆壁的「壁癌」很嚴重,刷漆無效,大家一想,簡單釘上黑網,學生美術作品一貼上,就成了一間畫廊。再來,原本等待經費拆除的運動場東側舊工廠,搖身一變,成了體育組和舉重室,師生忙上忙下的清理、佈置,人氣變得最旺。

    要建司令台,偏偏中間是一棵大的阿勃勒樹,砍之不忍、移之難活,幾度思量,建成了一個無頂的司令台,中間雄立一棵大樹,當阿勃勒花開時,猶如一個又大又美的盆栽。

    自從在圖書館辦過幾次成長營後,三樓的地板閱覽室很受歡迎,於是一有經費立刻把三樓的樓層全鋪上木板,學生只要進來翻書,可躺也可坐。沒想到台南女中音樂班的同學到內農辦三天兩夜的活動,最愛的就是這個「五星級大飯店」,樂得到處都是床。日本千葉縣佐倉一團行義童軍到校聯誼,一樣很滿意這樣的起居空間,一住就是三個夜晚。

    身為原住民重點學校的內埔農工,卻很缺乏原住民造型的景觀,因此我請原住民同仁設法建造一個石板屋。然後我們到霧台、大社、瑪家找石板、到文化園區要廢棄的木板,到山區的道路落石處冒險撿拾、搬運碎石。不僅如此,大家又出錢出力,並邀請部份社區人士來熱情贊助,於是一棟頗有看頭的石板屋在2002年的校慶誕生了,也是我來校三、四年唯一的棟建築,而且不花政府一毛錢。

    另一個不花政府一毛錢的校內建設就是「思源橋」。內農的學生長期以來皆由屏東客運公司接送,甚至到食品科和振興農場實習也義務幫忙,但須繞很遠的路才能至車站。有鑑於此,我們和隔一條水圳的屏客水門站協商造一座跨過水圳的橋以方便學生搭車。在陳文雄總經理的大力支持下,一座十分耀眼的紅色拱形橋終於在行政大樓左前方落成,成了內農的另一地標。我們將此橋取名為「思源橋」,一是讓大家知道內農的源頭是山地農校,二是了解水圳的水源來自孕育屏東平原的隘寮溪,三是對屏客的捐贈永誌不忘。站在「思源橋」上暸望,鄰近的好山好水進入眼簾,也讓水圳清澈的潺潺流水,成了內農校園的一部分。

(二)多元智慧與內農本色

    為了營造一個讓學生喜歡的學校,我們以「多元智慧」來規劃「內農本色」的認證活動,從高一露營、高二成長營、高三公訓活動、赤腳溯溪、河堤慢跑、登白賓山等全校性活動到個人的技術證照、義工服務、傑出表現等,只要滿十項認證就給予丙級,滿十五項給予乙級,滿二十項給予甲級證照。當這些活動一一實施的時候,我們很欣喜學生的專注力有了,活力出現了,自信也寫在臉上,連課堂的學習情況都大幅改善。在黃昏的校運開幕式中,三年級的閱兵分列式、一二年級的啦啦隊陣容進場和原住民樂舞表演完後,聖火和煙火的點燃把大家的心情帶到了最高潮,歌聲唱得響徹雲霄。我問台下的全體學生:「你們喜歡學校嗎?」大家大喊:「喜歡……」,全體工作人員的辛勞就在如此歡笑中淡去。

    「天下雜誌」的殷允芃發行人在「海闊天空」的國高中校長會議中提到,她心目中的學校是能帶學生去登上一座山,得到感動,我迫不及待的立刻回應內農就是這樣的學校。但要辦這項活動時遭受的阻力並不小,大家擔心體力與安全問題,連赤腳溯溪都深恐腳底被刺傷和磨破。為此,我不得不在升旗典禮中告訴全體同學,登山溯溪是一種體驗與教育,從中學習如何調節體力,如何保護自已,人人都知道不要成為溫室中的花朵,此刻正是走出溫室考驗自已的機會。當大家站在山上體會到羅曼羅蘭說的「不登高山,不見平原」之意境後,山上陣陣的歡呼,傳遞著他們的成就和驕傲,還有一份感動。

    或許是我們的用心和努力,也得到上天的感動,常會給我們一些巧意的安排。第一次高三的公訓活動,一房難求的墾丁青年活動中心為我們排定的住宿時間是2001年的元月2、3日,讓我們成為二十一世紀第一個住進該中心的學校團體,總幹事特地在晚會中向我們祝賀。那天下午在白沙灣的塑沙活動結束後,夕陽正要落入海平面,大家凝神注視,在一連串的讚嘆聲和相機的「卡嚓」聲中,如蛋黃般的夕陽毫不保留的慢慢隱入海平面下。這樣的感動伴隨那晚美麗的星空,激發了學生的熱情,為往後的公訓活動開啟了很好的序幕。

    比較起來,一年級的露營就辛苦多了。同學們說500元的費用太多,我們立刻想到省錢的方式,那就是從學校到露營地點的賽嘉樂園大約十公里的路,來回都用走的;再者,所有活動皆由學校教職員規劃和帶領,以節省經費。不料,黃昏中的炊事,突然下起一場大雨,大家不得不想辦法來克服。而上天依舊是感動的,營火晚會時,雲淡風輕,星星又出來了。

    不用花錢又有意義的活動就是二年級的成長營,因為它就在學校舉辦,而且在內農五星級大飯店─圖書館三樓。一開始舉辦時因大家不了解性質而有一些質疑,但在輔導室用心的規劃與溝通下,以班級為單位的成長營陸續展開,也可以說,從今年開始的畢業生幾乎都睡過內農的五星級大飯店。這一天一夜的活動是從「我們是這樣長大的」影片開始,回顧成長的點點滴滴,接著以「生命視窗」和「人生商店」的團體活動來作自我探索和價值觀念的澄清。晚上在歌聲、音樂聲和燭光的交會中舉行的成年禮儀式,也是理性與感性的交會。對每一班的同學,我同樣勉勵以學會負責、尊重和惜福感恩的情懷作為跨過「成年」的一個分界。從他們流露出的真情和淚光中,可以感受到他們的成熟和長大。夜裡的內農這麼美,讓每一位內農長大的孩子有這樣的體驗,也是我們的心願。

(三)風華重現的原住民傳統歌謠合唱比賽

    南台灣的原住民傳統歌謠合唱比賽是在校慶運動會開幕式後進行,來自高屏地區山上十一個鄉的合唱團,穿著傳統服裝和武器等道具盛裝參賽,讓全場有如原住民嘉年華會的熱鬧,不少鄉長和頭目都讚美這是第一次各鄉甚至各族間的相互觀摩和競賽。不透過音響的原味演出,十分震撼大家的心靈。比賽結果由高雄縣三民鄉年已老邁的布農族合唱團奪冠,連續兩年皆是如此。客串演出的六龜育幼院合唱團以原住民高吭的獨特音色震撼了全場,一曲「那隻看不見的手」好聽又有感情,不少聽眾偷偷在拭淚。

    原住民是個多才多藝的民族,能歌、善舞、體能表現也很好。這幾年內農對外比賽的大部份榮譽,如樂舞團、拳擊隊、舉重隊的成員大部份都是原住民。散居在鄰近各鄉也有好幾位很傑出的原住民的藝術家,如以陶壺、雕刻和石板屋設計聞名於外的撤古流,就是內農電機科畢業的排灣族青年;另一名聞遐邇的琉璃珠之父巫瑪斯,一樣是內農的傑出校友。可是,原住民的積極度和努力程度則顯然不足。為此,我們召集原住民的家長代表和霧台、瑪家、三地門鄉鄉長的座談會討論如何強化原住民的學習和表現。

    此後,原住民的學生和住校生都變多了,很多個夜晚,我在生科館一樓的視廳教室講故事給他們聽;很多個早晨,看到他們在河堤上晨跑,在校園運動。常常,原住民文化園區的舞者會到活動中心指導樂舞團,遠遠望去,柔和燈光下,舞動的生命那麼協調和旺盛,給這片廣大的校園帶來很多的溫馨和活力。

(四)激發老師的熱忱是變革的主要力量

    學校的進步,毫無疑問的必須激發老師的熱忱參與。在讓學生喜歡的目標已逐漸達成之後,我們要努力營造一個讓老師喜歡上班的教學環境。因為教育的主體是學生,而老師是面對與指導學生的第一線,一直潛藏著的專業知識和教育良心只要能發揮,學生一定能受益,學校一定會更好。

    要讓老師喜歡上班,明確的教育理念、學校願景以及溫馨和諧的校園文化,是最基本的的條件。當學生充滿期待、教師充滿感動,充實而快樂的校園情境一定會真實呈現,教師的熱忱一定會被激發,「教育愛」只要跟著來,再辛苦的工作都能甘之如飴。

    或許過去的內農沒有做好這一點,隨著要營造一個讓學生喜歡的目標建立,老師的付出勢必要更多。比如,「內農本色」的實施,老師就常要跟著學生上山、下海,或露宿在外;成長營的那一夜,則陪著學生直至「蠟炬成灰淚始乾」。

    為此,我們在剛入冬的季節帶領全校導師到霧台舉辦輔導知能研習。除了教育理念和學校願景的對話、一些基本的研習課程外,也參觀很有原味的霧台國小和部落特色。當晚大家圍著營火共舞、唱歌,是多年來少見的融合歡樂景象。深夜了,大家圍著吉他唱歌、話家常,仍不忍入睡。

    學期末的校務會議,為了更加深這份情誼,我們把全校性的教師研習一起結合到原住民文化園區舉行,退休教師臨別前的致詞和唱歌是那麼充滿感情,讓會場洋溢著溫馨。

    不讓學生專美於前,一群愛唱歌的教職員組成了內農的「教師合唱團」,由曾擔任合唱團指導老師多年的校長親自指導和指揮,常在活動中演出。至今,「勿忘我,勿忘我,任那花開花落……」的歌聲,仍常縈繞耳際。

(五)從快樂內農到優質內農

    內農的蛻變很快的傳遍地區和整個屏東縣。不到一年,九十學年的推薦甄選入學,內農開出的三佰個名額中竟有一仟人來報名,帶動新生入學分數的明顯提高。我問學生:「吸引你們就讀內農的因素是什麼?」答案是讀內農的學長姐告訴他們「內農活動辦得很多,過得很快樂」。

    連續三年的入學素質都不錯,整體的表現又更上層樓,我們很興奮,鄰近的國中老師卻抱怨說:「以前我們的學生考不上其它學校時,至少可以到內農,現在完全不同,不很努力,根本沒機會考上內農。」

    內農的行情當然和過去不一樣,我們不只要比過去好,比其他學校好,我們還要努力營造一個充實又快樂的優質學園。2006年4月,教育部呂政務次長第一次招開「高中職優質計劃方案」會議時,我是高屏區唯一與會的的公私立高中職校長,當時規劃首批的十餘所「優質化學校」中,變革成效受肯定和深具辦學特色的內埔農工就是其一。

(六)承辦2002年屏東縣運是內農與地區永遠的榮耀

    2000年到恆春參加屏東縣運時,之所以敢承接2002年的屏東縣運是基於五點考量:1.樹立一個目標,讓團隊更成長更團結;2.吸引屏東縣民的焦點到蛻變中的內埔農工,建立對內農的新觀感;3.彰顯鄰近部落與學校的原住民文化特色;4.結合水門社區與學校資源,攜手共同營造榮景;5.學校與縣內體育界互動良好,人力資源豐富。在大家的支持與關懷中,第一次由國立高中職承辦的縣運大旗,由內埔農工扛下。

    洋溢著熱情、原味、大武山精神的2002年屏東縣運動大會,由十八位曾在台灣省運動會獲得馬拉松獎牌的內農校友於屏東縣最高點的霧台鄉鑽木點燃聖火與傳遞,10月10日 國慶日在大武山下、隘寮溪畔的國立內埔農工正式展開。青青山脈、翠綠運動場和四千多位熱情的大武山子民在藍天白雲之下,共同譜出了一場充滿力與美的人間盛會,也為內埔農工和原住民地區寫下了第一次舉辦屏東縣運的燦爛歷史和榮耀,至今仍津津樂道。

(七)大武山的子民讓內農走向國際舞台

    由於對原住民教育的重視,激發了原住民同學的信心與活力,在亮麗的表現下,我們從眾多申請學校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成立了體育班和原住民藝能班。

    傳承山地農校時期的榮耀,我們進一步把舞台延伸到國際。2001年,我領隊到匈牙利參加世界青年盃拳擊錦標賽的七位國手中,就有兩位是內農的原住民同學。2004年開始,內農連續四年擔任總統府前的國慶節目演出,也是以近兩百位的原住民師生擔綱了這項重要任務。蛻變後的內埔農工成了耀眼的高中職校,也讓內農校友再度引以為榮。

    國慶演出的成功,促成了2005年到義大利薩丁尼亞島參加國際樂舞節演出之機會。我們是亞洲唯一被選出的國家代表隊,非洲的代表是塞內加爾,南美代表為墨西哥,歐洲代表則是保加利亞等共約十個國家。

    我們也是讓「台灣」走出去的大武山子民,因為每一場演出都揮舞著國旗和舉著「TAIWAN」的名牌登台,由於演出生動,舞台下常聽他們言談中提到「TAIWAN」,連義大利國家電視台都來採訪轉播。最難得的是在LUGLIO城市的演出前,與當地及其他國家的演出隊伍穿著傳統服裝在古老的街道上踩街遊行。只見我們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到處飄揚,「TAIWAN」的名牌自然又是風風光光走在前頭。因我們穿著不同族群的服裝個個爭奇鬥豔,讓街道兩旁的群眾十分注目,除了猛拍照,也會跟著喊「TAIWAN!TAIWAN!」。

(八)產學合作讓德文咖啡發光發亮

    2006年,內埔農工以「社區文化創意產業數位學習園區之建置」之主題參加教育部「九十五、九十六年高中職社區化適性學習社區特色發展專案計劃」之評比,名列全部四十九所參加評比學校之冠。其內容就是以「德文咖啡」為主軸,搭配原住民亮麗的文化創意產業,不但要讓所有創意產業發光發亮的走出去,內埔農工也會在產學合作的照耀下,開拓出技職教育的新方向。

    為了這個目標,我積極和三地門包鄉長規劃產學合作方案,並在教育部與屏科大的指導下,結合有志一同的學術界、產業界與企業界人士成立「德文咖啡創意產業研發聯盟」,由剛卸下校長職務的我來擔任首任理事長,開始德文咖啡深度的探索與研發之路。

    經由一段時間的研發與評鑑之後,不少學者專家都肯定是「台灣最好的咖啡,有牙買加藍山咖啡的世界級水準」,原來「世界銀牌獎」的殊榮和品質,是真實又美麗的傳說。

    德文以其先天的半日照、早晚溫差大和其他如常籠罩在雲霧中等的特殊地理條件,孕育出優質、口味極佳的咖啡,可說是祖靈賜給的珍品。2006年十二月,透過三地門鄉主辦的「啡嚐原味」產地活動和屏科大主辦的「啡常得藝」街頭活動,聯盟的「德文咖啡(TUKUVULJ COFFEE)」一夕成名。

    此外,三地門一帶的原住民部落擁有很豐富的傳統手工藝和創意產業,可搭配高品質的咖啡行銷,塑造整體文創產業的特色;若是遊客親自前來,那麼此間的大自然與生態之美、部落的傳統文化與藝術創作、享譽國際的原住民舞蹈和悠遠山歌,處處呈現,美不勝收。

(九)讓美麗的花朵處處綻放

    流著汗水,含著眼淚,我們一步一腳印的打造了一個讓師生喜歡的學校,給內農帶來了一場變革之舞。在看似只忙於辦活動的學校,在看似不太重視課業與職業技能的學校,其結果是各方面都進步,成了一個全人教育的學校。因為隨著活動而萌芽的專注力、活力和自信,才是自我成長的最大動力。

    正如人本心理學大師羅嘉思(C.Rogers)所說的:「人的成長像一朵花的盛開,只要施予足夠的空氣、陽光和水,每一朵花都會把最美的姿態展現出來。」高職的學生也許因成長中的養分不足而未能如願進入理想高中,但一樣具有這股積極開展美好自我的動力。多元智慧下的「內農本色」活動,補足了空氣、陽光和水,讓他們從不同的方向找回自信和成就感,加上老師的專業與熱忱,美麗的花朵終於處處綻放在內農的校園。

 
 
* 點閱人數 : 1624    |   
* TOP    |   
* 最近更新日期:105-07-14 08:07:04